静静听网球落地声音:法网对“体育娱乐化”说不

2022年7月25日 作者 admin

欧洲人骨子里的距离感,被抛在了脑后。肩挨着肩,臂膀蹭着臂膀,从夏蒂埃中央球场到朗格朗球场,不过200米的距离,在人群中穿梭,却要走上20分钟。

网球公园里,没有爵士乐的现场表演,也没有电子小提琴的夸张献技。比赛开始前,连现场介绍球员的常规仪式都没有。这里,不是法拉盛的美网。

网球公园里,也没有穿比基尼的疯狂球迷。巴黎感觉的时髦女郎不少,更多的是优雅的休闲装束。这里,也不是墨尔本的澳网。

NBA的比赛,中场休息时花样百出。拉拉队的大腿舞,趣味大灌篮,甚至中国杂技,极尽花哨之能事。而国内的排球联赛、篮球联赛,或者一些引人关注的国际邀请赛,也依样画葫芦,图个热闹便是成功的一半。

“人们聚到赛场的看台上,是来放松,来娱乐的,甚至是来发泄的,所以寻求超越体育本身的激情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《纽约时报》的克里斯·克拉里承认甚至连向来矜持的网球也不那么单纯。在美网,街头表演进入法拉盛公园。球员换边休息时,摇滚乐大作,镜头搜寻现场接吻的情侣,或是举止荒诞的球迷。博得一笑,即是圆满。

罗兰·加洛斯,似乎仍是一方净土。没错,商业化的进程势不可当。费德勒身后的巨大赞助商广告牌,让摄影记者们恨得牙痒痒。但事实上,这里的喧闹声很有限。除了网球落地

的声响,就是裁判们用法语播报比分。球员换边,坐下休息,场下也是安安静静的。大屏幕上滚动的,是其他比赛场次的即时比分。而中央球场的比赛战罢,胜利的一方也无需接受某个网坛元老的刁钻提问。收拾心情,即时走人。

当体育娱乐化的大潮涌向各项赛事的边边角角,罗兰·加洛斯的这份纯粹,显得那么可贵。试着封存这一净土——啃一条醋浸三文鱼法棍,听网球落地的声音,无需嘈杂,同样惬意,同样享受。